仲夏柠叶香

在下林檎,有何贵干🌝

【风情】记一次初吻

大抵是在感情方面两人都太青涩了,确认关系也有一个多月了,两人也还和确认关系前一样经常吵嘴互呛,亲密的事少有。

一方面是慕情清心寡欲的几百年惯了

一方面是风信跟慕情吵吵闹闹几百年了这关系突然转变他也有点不适应。

就在现在,他们还在因为一些芝麻小事吵得不可开交。

“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吗?”

“呵,巨阳将军懂得体贴人,我可不懂。”说着还不忘翻个白眼。

风信就算是榆木脑袋也稍稍闻出了一点醋味,看着对面人酸里酸气的劲儿,脸上因为争执微微泛着红,两片薄唇被白皙透红的肤色衬得意外的娇艳,风信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

只是双唇轻轻一贴便分开了,风信抓着慕情两肩的手能感觉到对方刚刚微不可察的一怔。

慕情实在不懂为什么会吵着吵着突然被亲了一下,他现在的心跳的很快,黑曜石般的眼睛有微光闪过,就这么默默地看着风信好奇他下一步动作。

风信见对方没有排斥的意思,甚至还睁着如兔子般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心底某处的情愫被牵动,他一手揽过慕情的肩,一手环过慕情的腰,微微收紧并重新将嘴唇贴上。

很软,这是风信脑海里第一个想法,鼻子里充斥的都是慕情身上淡淡的檀香,他轻轻的吮着慕情的薄唇,这张平时刻薄的嘴尝起来竟是如此甜美。

“嗯?”风信发现有点不对,赶紧松开慕情并且拍了拍他的后背。“呼吸,呼吸。”

慕情这八百年的清修使他的初吻过于羞涩,竟然紧张得忘记还是可以用鼻子换气的,等他深吸几口气缓过来时,对面的风信已经是笑得要倒他身上来了。

慕情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别笑了!你以为都跟你一样经验丰富。”

风信怕他又要误会下去赶忙解释:“别生气了,我陪你多练练就好了。”

“谁……谁让你陪……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风信重新堵上了嘴,慕情这次可不想闹笑话了,也慢慢地在换气,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勾起了某人的坏心思。

风信先是轻轻的吻着他的唇,就在慕情呼吸平稳了之后突然展开了进一步的探索。

风信的舌尖撬开他的牙齿伸入他湿热的嘴中,勾起慕情的舌头与其缠绕,吸吮着那片柔软,索取着每个角落,在他的领地攻城略地。

突如其来的深入让人猝不及防,慕情微微挣扎起来,风信并不给他机会,扣在他后脑勺的手毫不松懈,环在他腰上的手微微拥紧加深这个吻,慕情只能被迫的接受着,耳边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和啧啧水声,在唇来舌往中胸口渐渐发热发烫,来不及咽下的涎水溢出在嘴角,在空气耗尽前用鼻子发出几声闷哼以示不满。

感觉自己怀里的人快软下去了风信才结束这个湿热的吻,慕情急促的呼吸着,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慌乱。

风信还是抱着他,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慕情抬眸,双瞳被因缺氧而分泌出的泪水浸得湿漉漉的,嘴角还挂着一条银丝,他从风信的目光里看出了别的意味。

慕情挣开怀抱侧着身用手背擦着嘴角的涎水,绯红布满他的脸庞爬上他的耳尖,清亮的声音从他手背间传来。

“没想到巨阳将军竟如此无赖。”

风信只觉得他这幅模样可爱得紧,真真是要被他勾了魂了。他凑近慕情泛红的耳尖沉声道:

“我还有更无赖的你想不想见识一下?”

评论(4)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