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柠叶香

在下林檎,有何贵干🌝

【风情】谈笑风生不谈情

·原著背景,时间线原文结局后

·流水账

·情妹单箭头


慕情一时大意被这次所收的妖物下了咒

起初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有次和风信吵架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心绞痛,他才知道自己着了道了

万幸的是这妖物还算配合,把这咒的来龙去脉和解法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不幸的是这咒他无法解

“这只是我一个折磨人小手段,不是什么害人的招式,中了的人只要动了一点点男女之情,那毒就会向心脏周围蔓延,一点一点,等这毒完全侵蚀了心脏,就算是神官也得一命呜呼。”

“不过你放心,既然是小手段,解毒的方法也不会太叫你为难,只要你跟那人表明自己的心意并得到对方的吻就可以了。”

“………………只有这个办法吗?”

“噗哈哈哈,想不到神官大人也会动这种凡心,看你这反应,这毒很难办吧哈哈哈哈反正办法我是告诉你了,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唉这黄泉路上要是有你这样秀气的男人一起的话……”啪——慕情皱着眉将禁言封条重新贴回。

慕情喜欢风信,这事是他小心翼翼叠好压在心底的秘密,这八百年里慕情也在心里悄悄打开又合上,久而久之,他自己也分不清这是当年的情愫还是这八百年的执念。

慕情想自己翻阅古籍查阅有没有别的方法,然而他一无所获。

风信是东南武神,和慕情是同僚,在仙京抬头不见低头见,再加他们三个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经常的走动是在所难免的。起初这痛楚还是可以忽略不计,慢慢地他需要运转灵力才能控制自己面上不表现出异常。但是就在前几日,这钻心的痛使他没有控制好灵力,只见他眉头紧锁面色惨白地疼,一只手揪着心脏这块儿的衣料,额角疼出了一层薄汗。

风信见状一时慌了手脚,反应过来后给他运送灵力:“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呢!”待灵力将痛感稍稍压下来一点,慕情缓了缓,又恢复平日里清冷的模样说:“与你无关。”“你这样怎么可能没事?你是不是受伤了?!”“没有!你不要多管闲事!”

说罢便快步离开,风信本还想再问,见他这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也没再多嘴。

慕情回到殿中遣去了旁人,默默坐在榻上出神,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快要燃尽的蜡烛,他不能再无动于衷了,只能铤而走险一次了。




风信怎么也不会想到慕情会有一天来找他到下界散心,对面人磕磕巴巴好像是被人掐着脖子道:“反正……我无所谓……去不去随便你。”

风信看他这样子也不忍心拒绝,便同意了。

慕情带着风信来到了一处城镇,正值中秋佳节前夕,街道上满是节日的氛围。琳琅满目的摊点目不暇接,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一盏盏寄予人们祝福的天灯汇入星河万千光点。

他们虽已飞升并非凡人之躯,但受这氛围感染,也慢慢沉浸入这人世间的烟火气。

人间的节日庆典大多是有相似之处的,街边的小摊上卖着各种口味的月饼,民间的月饼不比宫里的小巧精致,往往会做的大一点,寓意着圆圆满满大福大贵。风信不禁想起了从前中秋他们陪太子殿下出来游玩,他和慕情不知因为什么又吵了起来,殿下觉得过节不能伤和气,于是买了两块巴掌大的月饼给他们,并命他们吃完之前不许再吵,结果吃完那块月饼二人便口渴着休战了。

想到这儿风信已经拉着慕情来到了一个摊位前:“中秋节就是要吃月饼的。”说着就掏出碎银买了一块月饼,把月饼掰开,便露出了里面的鲜肉蛋黄,香气十分诱人,掰的时候没掰匀,唯一的蛋黄都跑到另一半上去了,风信想都没想地将有蛋黄的那一半分给慕情。

慕情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月饼,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风信已经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了。慕情望向那人的后脑勺,一如当时在皇极观的时候,这人总是自说自话,自说自话地温柔,又自说自话地误解,自说自话地闯入他的过往,又自说自话地分道扬镳。

你本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想到此处,慕情的心尖传来了钻骨般的疼痛,赶紧调动全身的灵力压制了下来。风信发现慕情没有跟上来,驻足回首,隔着人群向慕情招了招手,慕情的心也随之颤动。

偏偏是他呀,真不甘心。


随着夜色的完全降临,大街浓烈的节日氛围也被推向了高潮,远处的擂台边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围得水泄不通,凑热闹算得上是人类的趋光性了。

“那酒楼前面的擂台不会是比武吧,头奖说不定是酒钱全免呢!走走走去看看!”

“你脸可真大,和凡人比赢了还沾沾自喜,巨阳将军是不是不行了。”

“到时候赢了你可别来蹭吃!”

风信不顾忙着翻白眼的慕情,拽着他的手往人群里挤。

原来是这酒楼的掌柜与掌柜夫人在这儿开店二十年了,夫妻二人结缘于狩猎,感情和睦,人也纯良温厚,深受百姓尊敬,在这中秋之际为了回馈大家,在自家酒楼门口设擂,就用掌柜当年的弓箭,谁能射中靶子中心,谁就能获得对应的奖品,只见酒楼前设置了由近及远不同难度的靶子。

“诶?那头奖是什么呀?”人群中有人提问到。

“大家请看这里!”众人随掌柜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酒楼一楼外的屋檐下,系着一条红绳,红绳的另一端穿着一块铜板。“谁能射中那块铜板,我就将我家祖传的宝玉赠与此有缘人!”

“这也太难了吧!”“我连铜钱眼儿都看不到。”“掌柜的也是吃准了没人能赢得走吧。”议论声四起。

慕情了解了情况之后,抱臂哼道:“可惜呀可惜,免费的晚餐没有咯,箭术再好看来也不能混饭吃啊巨阳将军。”

“能不能你就睁大眼睛好好看仔细了,扫地将军。”

慕情不说还好,他这阴阳怪气的一说反而激起了风信的胜负欲,恰巧又是自己擅长的弓箭,管他奖品是什么,实力还是要证明的。

难度简单的靶子在几轮挑战之后所剩无几,后来再挑战的人由于难度的增加,结果也不是那么尽人意。风信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要挑战头奖,无疑将这略失兴致的游戏又带回正轨,人群中议论纷纷,认为他无视前几轮的难度直接挑战头奖无非是年轻气盛狂妄自大。

风信不在意旁人的议论声,他自信地踱步到规定的区域,目光始终盯着那块铜板,他将箭搭上弓,举起弓箭,眼睛、准心和铜钱眼连成一条直线,四周有微风吹过,风停之前他都保持着准心,待风一停,箭便脱弦而出,众人只见唰地一下,窗棂上钉着一支箭,箭穿过铜板。

风信是很有把握的,他一确认射中了就回头找慕情,嘴角上扬着得意的微笑,一如少年意气风发,伴随人群爆发出了欢呼声,朦胧中慕情好像看到当年少年风信冲着他喊:“慕情!你看!我射中靶心了!”

风信领了奖后谢绝了掌柜留他下来共进晚餐的好意,直奔台下而来,拉过慕情的手往他手里放了个东西。

“……你这是干嘛?”慕情一看,正是头奖的宝玉。

“我就是为了赢,玉什么的太文气了我不喜欢,送你了。”

“我、我不收!”

“给你了你就拿着!别磨磨唧唧的!”

慕情感觉脸上微微发烫,接着胸口传来一阵剧痛。风信现在的所作所为对于慕情而言就是在加速他的毒发,实在太疼了,疼得喉咙里涌出一股铁锈味,还不行,还没到时候,慕情捏了个诀先暂时阻隔了心脏上传来的剧痛。

“你脸怎么这么白?你很冷吗?走,我还有几块铜板,去找个地儿歇歇吧。”

他们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小茶楼,与刚才气宇轩昂的酒楼相比,这里虽然冷清,但也叫人乐得清闲。

点了几个小菜和一壶小酒,赢得比赛过后再吃口小酒小菜,这样的快意洒脱风信已经没有没有感受到了,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慕情说着话,突然发现慕情在往自己杯子里倒酒。风信眉头一皱连忙要拦:

“诶你不能喝酒的!”

“一点点没事的。”

“你确定哦?你喝醉的话我是不会背你回去的。”

“……不会醉的。”喝酒是为了壮胆,慕情如是想。



慕情一手摸着酒杯沿,一手在桌下攥着,对面的风信一手撑头,头侧向窗外,听着街上的各种声响。

“风信,我……我跟你说件事。”

风信听他这严肃的口吻思绪也从窗外飘了回来:“嗯你说。”

“我……我中了毒。”

“……什么!什么毒?!严重吗!赶快解毒呀!”

“……挺严重的……我……”

“我操了那你还拉我出来乱跑,快快快我们快回去!”

“你别打岔听我说完!”

“这个毒简单来说就是种绝情毒,解毒的办法我也知道,就是……就是要向对方表达心意并且……并且得到他的吻……”

风信在脑内快速的处理慕情所说的事,一时之间不知是惊讶慕情中毒他没发觉,还是惊讶慕情竟然有心上人,风信一脸诧异嘴唇微张却又说不出话。

“风信……你能不能帮帮我?”

“能帮我肯定帮啊,这姑娘我也认识吗?”

慕情闻言顿时涨红了脸,瞪大着双眼看着风信,看进他的眼睛,想看进他脑子里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你、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

“……罢了……”慕情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八月夜晚的微风已经开始带有丝丝凉意。明明只喝了一点点酒,现在脑袋却有点晕乎乎的了,风信以为他站不稳连忙起来要扶他,慕情顺势握着他的手腕直视着风信的眼睛缓缓开口道:

“我要你帮我解毒。”

“你还不明白吗?”

“我喜欢你”

“……………………”

风信:“你是不是耍我?”

慕情鼓足了气说出口的话,得到这样的质疑,登时急的眼眶都红了,说话声音都有点抖了:

“我、我是说真的!从前……从前在皇城……师兄他们一直不待见我……师父也不认我这个徒弟……殿下一不在他们就给我穿小鞋……”

“结果有一天,他们让我在早饭前把后山扫干净……你知道了之后……你帮我出了口气……我很感激……虽然我也清楚……你那么做是因为殿下……可我……我……我实在太疼了风信……”

风信从刚刚开始就有一种不真切感,慕情的双唇一张一合说出口的话他都听得不真切,唯有慕情的涨红的眼眶刺疼了他的双眼,风信听到慕情在说疼,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脏也疼了起来。

风信一把按着慕情的脑后,微一侧头,将双唇贴向了慕情的唇,双唇刚一相贴,那揪着自己心脏的感觉便消失了,徘徊在慕情眼眶里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慕情的双臂攀上风信的肩,轻轻的吸吮风信的双唇,只这似有似无的一瞬后,慕情将风信推开,低着头用手背擦掉脸颊上的泪痕,很快又恢复了平日里那生人勿近的气场。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风信还没从刚刚那一下的温情里反应过来,就听到慕情用那冷冷清清的声音说:“多谢。”

“不是、你会变脸?!”

“……风信,我知道你这人心善,我也没想着你给什么答复,我刚刚说的话,你听过便是听过了,不要往心里去也不要有顾虑,那都是从前了,现在的我不是那么想的了,以后也不会。”

“……等等,你让我捋一捋,我……”

风信话还没说完,慕情的口诀倒是先念完了,正好一天了,这个口诀能封住人一天内的记忆,他们今天出来没人知道,少一天的记忆常常不会被发现,对神官动手可不容易,得亏风信走神他才能得手,慕情这铤而走险的一步棋实施得倒是很顺利。

慕情一念完诀风信就失去了意识,慕情将他扶好坐在椅子上,并把自己的碗筷处理掉,让现场看不出有其他人来过的迹象。

走前慕情深深地看了一眼风信,明天醒来,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除了他自己,没有人会记得了。

“谢谢你,我这一天很开心。”








————————————————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天使ww!

这是个俗套的故事,大概就是慕情因为性命受到威胁了才不得已向风信说出自己暗戳戳小春心的故事。

我流情妹是个又傲娇又犟的人,他认为风信首先是个直男,其次还有过老婆,最后他是慕情,情妹觉得他们是不可能的,但是毒又要解,那干脆就在风信拒绝他之前先封他记忆,为了保险起见还要倔强的解释以前喜欢的现在不是啦什么的。

风信是个直爽又仗义的人,虽然不承认,但心里还是把慕情当作朋友、战友这样,所以有时候有些无意识的护着或者亲近会让情妹产生错觉吧,撩人于无形最为致命,撩了就得负责呀!风·薛定谔的直·信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了hhh

评论(4)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