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柠叶香

在下林檎,有何贵干🌝

【风情】玄真将军的奇妙记忆漂流(中)

看眼前两人写满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表情,慕情更觉得想被羞辱了一样,嘴唇紧抿,眼角微微泛红。风信是彻底看不懂了,前几天还好好的人,怎么下个界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看他这样子风信不知怎么也跟着心疼起来了,又想解释又想安慰,话都堵在嘴边不会说了:“不是,你到底怎么了你跟我好好说。”一旁的谢怜终于反应过来了,看着慕情轻声问道:“慕情,我问你啊,你昨天在做什么?” 

问完谢怜发现慕情微微抖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想让人看不出他的失态:“我把我娘安葬了。” 

空气都沉默了,三个人现在内心都在想着不同的事,只有风信随口接到:
“你娘都走几百年了。”
啪——的一声慕情拍案而起:“你有什么不满的冲我来就是了!你怎么、你怎么能平白咒我娘!”慕情涨红着脸,额头青筋暴起,风信这话确实说的有问题,谢怜觉得不拦着点慕情就要拔刀了。 

“不是的慕情风信不是那个意思,你先坐下、坐下,周围人都看着我们呢。”慕情再怎么生气也不想把事闹大,十分不满的坐下。“你们要是实在不愿放过我,我今天就在这儿,你们要打要骂我绝不还手,从此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不是,没人要打你,刚刚是我说错话了,你先别生气。” 

谢怜大致已经搞清楚情况了,许是之前的妖怪还有残羽,慕情在处理祈愿时大意被伤了,可怜慕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慕情,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确实是真的”谢怜顿了一下“你说的这些事都已经过去八百年了……”
慕情脸上现在的表情真是丰富,先是愕然,接着皱起眉,警惕着打量眼前人,接着又恢复漠然,一翻白眼道:
“对付我没必要用这么蹩脚的恶作剧吧。”
“这事之前我也遇到过,那妖怪以人记忆为食,但你毕竟是神官,你的记忆它们有本事吃也没本事消化,等我把那妖怪收了把记忆还与你就好了,真的。” 

谢怜说得真挚,但在慕情眼里他就是在说一件很荒谬的事。 

“不信你自己看,看看你自己,再看看我们,再看看这地方,哪儿有一点仙乐的影子,那些事都过去八百年了,我们后来都飞升了,你现在是西南武神,前几天接了个祈愿自己跑下来,被那暗算丢了记忆,总之你别再乱跑了,尽教人担心。”
风信憋了半天,终于找着口说话了,噼里啪啦一通话慕情像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似的,不知该从哪里反驳起,双手抱臂好像是真的思考了起来。与此同时,谢怜已经与灵文通灵知道了一些情况,对付这东西他也算一回生二回熟了,他交代风信留在这里照看慕情,自己去收拾一下上次没收拾干净的邪祟,脚尖一点便消失了。

也不知这事慕情现在信了多少,谢怜走后就剩他们二人大眼瞪小眼,不知过了多久,慕情站起身往外走去。
“你去哪儿啊?”
“……………”
“问你话呢,好歹吐个字吧”
慕情停下脚步略微偏头侧着身说:“你们说的话我没法相信,但这里的确有不对劲的地方。”说着又接着往前走“我做我自己的事你别跟着了。”
“不跟着哪行,你,一方武神,现在没了记忆忘了法术,在妖怪眼里你就是个行走的香馍馍。”
“若真是这样,我看我最该防的就是你。”
“我操了你说的什么话,我还能害你不成?!”
“哼!走了一个留着一个,不是盯着我是什么。”

风信没接他话,一边跟上他一边打量着慕情的侧脸,他面上已经平静下来了,微微泛红的眼角和紧抿的嘴唇告示着他现下还是困惑不安,这让风信想起平日里把慕情欺负恨了,他也会红着眼角紧闭双唇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这么想着没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慕情看。慕情早就察觉了,被盯得心里发毛,转过头不耐烦的说:
“你看着我做什么?” 

“额……没什么。”平时看两眼也没什么,现在慕情没有了这些年的记忆,现在又是不相信自己,还是收敛点的好。

慕情越看他越古怪,不知怎么的想起来幻化成他人形态骗人的民间怪谈,自己虽然也跟着被贬但也是修道之人,辨别妖物的本事还是在的。这种妖物化人,低水准的一看就很假,五官表情什么的都很不自然,水平高的甚至连至亲的人都分辨不出,但是有一点无法隐瞒,那就是脉搏,妖物没有心疼和脉动,只需一试便知。这么想着,慕情慢慢走到和风信并肩,缓缓靠近,右手悄悄地伸向风信左手,只要这么一把——

可谁知风信就势牵起了慕情的手。 

难道他发现了我怀疑他?那他也不应该是拉着我的手啊??他怎么还不松开??他有脉搏!跳的还很快!

慕情一甩甩开了他的手

“你、你拉我手干嘛?!真恶心。”

“我操了?!不是你伸过来的吗?!”

“我伸过来你就牵吗?!真看不出来,平时看见姑娘隔着百米远,谁知心里想着什么呢!”说罢还翻了个白眼。风信真是巨冤啊,他感觉到慕情的手伸过来下意识就给牵住了,没成想还被数落了一通。 

“真稀奇!你不记得的时候我们又不是没牵过!” 

“你、你!”之前的风信听到有人这么说他肯定是要破口大骂一顿的,今天的风信不知怎的,竟如此无赖,慕情想说些什么愣是你你你了半天,倒是把自己臊得满面绯红,深吸一口气,发现是自己的心跳跳的异常的快,慕情只当作是被风信气的。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