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柠叶香

在下林檎,有何贵干🌝

【风情】玄真将军的奇妙记忆漂流(上)

·原著向,时间线为原文结局之后
·风情已交往未公开背景,怜怜知道
·借鉴番外吃记忆的妖怪,流水账文笔渣见笑了

慕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土地祠里,愣神儿了一下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抬起手捂着自己的眼睛,试图平复内心翻涌而来的痛苦与悲伤。就在昨天,他用身上不多的银两把母亲下葬了。仙乐灭国之后他一面照顾太子和国主王后,一面挑空闲时间回家照顾母亲,人心惶惶的时候,一些小事都是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吵了一架之后慕情终于还是表明了想离开的想法。结果现在,母亲没了,自己在太子殿下那儿也是名副其实的白眼狼,当真是前路后路都断绝了。

慕情抹了抹脸,站起身来,他必须振作,眼下唯有努力修炼早日飞升这一条路了。他下意识拍拍身上,发现身着着一身黑衫不是自己的衣服,确切的说,这身黑衫不是他昨天穿的。慕情感到疑惑,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周围,实在是没看出这地方有什么不对。当务之急还是修炼,他没耽误太久提着斩马刀就走出屋外。

风信前几日又与慕情因为一些小事吵得面红耳赤,这要是放从前打一架也就没事了,现在他可舍不得下手,打也打不得吵也吵不过,最后以慕情接了个祈愿匆匆下界收尾。这一去数日,吵架的起因都要忘了慕情也还没回来,给他通灵也没有回音,不会还在生气吧,这么想着他朝着玄真殿的方向走去。

“诶你看,那是南阳将军吧。”

“……是他,眼下将军去下界了也没个信儿了,他来干嘛呀”

“先想想怎么应付……”

“你家将军呢?”这两位武神不和是上天庭人尽皆知的事,风信直接找过来,小神官们难免会认为是来找自家将军麻烦的。“我家将军现在不在殿里”“不在?他还没回来?你们知道他去哪儿了吗?”“这……”这叫两位守殿的小神官难办了,自家将军的行踪哪能随便告诉外人,还是不和的死对头,两位小神官支支吾吾着,风信正要发作的时候,一位小神官从殿里出来,长辞是慕情的亲随,两位将军的事没与旁人说过,倒是他自己明察秋毫发现了两位将军的关系。

“玄真将军七日前接到祈愿便只身一人下界了,我看那邪物左右不过是个厉,将军何至于迟迟未归,与将军通灵也没有消息,不知南阳将军可知……嗯……”长辞把风信又带远了一点,既然将军没说明他们的事,他就要装作不知道“我家将军可有和您联系过?” 风信微一皱眉,就算慕情是赌气不接自己的通灵,也不至于不和自己殿里的人联系,看来是在下界被什么拌住了。“他接的祈愿是哪里的?”“在灵岩峰附近,玄真殿这就派人去找?”“先别派人,你试着和他通灵,我下界去找他。”

风信转身没走多远便碰上谢怜,谢怜看他急急忙忙的好奇道:“风信你也在啊,正好,我想请你和慕情去试试我新学的菜呢。”风信把慕情的事与他一说,谢怜也觉得奇怪,慕情这人,也不是遇到危险宁可自己解决也不请求帮忙的人啊,平时派人回来请援军的也都是他啊。于是谢怜也同风信一起下界寻找慕情。

来到灵岩峰山脚下时正值午后,灵岩峰脚下是几个小镇相傍相存,风信当即用法术分化出几个分身,四散着去寻找慕情,结果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找个人还真没那么容易,谢怜说:“慕情也不是呆站在一个地方等我们找的,这样找也不是办法,这样,我们找间土地祠问问吧。”

他们找到一处土地祠,刚唤了一下,土地就睁开眼看着两位神官,这两天他看到的神官身上的灵光都要闪得他睁不开眼了。“二位仙官有何吩咐?”“你这些日子见过玄真将军吗?”风信皱着眉地问到,他这样子倒叫土地有些惶恐了起来,“见、见过的,今天早上刚走。”“他往哪个方向走了?”风信赶紧问到,“他、他往北边了,怎、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哦没什么事的,那您可以帮我们找到他吗?”谢怜说。“嗯……可以的,我问问北边的土地”“那真是多谢了。”说罢土地便地隐了。

原本身着异服已经让慕情觉得很疑惑了,出了门他发现不对劲,太不对劲了,慕情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在皇城久留,但他也没有离开仙乐呀,这地方的口音和房屋都太陌生了,欣欣向荣的氛围也和刚刚遭遇了人面疫的仙乐相去甚远,一切都太不对劲了,不行,还是快点离开这儿吧,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叫唤,那声音由远及近。
“玄真将军!玄真将军哟!”
不知道在叫谁,抬脚欲走时,他低头看到身边一位半高老翁,颤巍巍地看着他。
“玄真将军,可算是找着您了,哎呦太子殿下和南阳将军正四处找您呢…”

他刚想说找错人了,一听到太子殿下,当即眉头一皱眼神里带着点警惕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找我作甚?不是都跟他说清楚了吗,现在闹成那样又想着叫我回去了?”这话到了后半段声音越来越小,不知是在说给谁听,土地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了,还想说点什么,就见慕情扭头就走,生怕被追上似的。土地想追但看玄真将军的态度也不敢贸然追上去。
“于是我就先回来了。”
“说清楚?你和他说什么了?”风信冲谢怜不解道。
“我和他说什么了?”谢怜哭笑不得,他近些日子都在三郎那儿,别说慕情了,他连上天庭都没踏足过。
“那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风信转头向土地问清了行踪打算先找着他再说。

小茶馆里,慕情刚坐下准备缓一缓今日发生的事情,一抬眼茶座两边坐着两个人,正是谢怜和风信,两人的穿着也与分开时大有不同,谢怜依旧一身白色道袍,只是神情比分开时要淡然和开朗,风信身上也穿的不是布艺,难道他们又飞升了?慕情当即一惊,原本就白皙的脸现在是血色全无了,张张口想说什么,又像被人掐着脖子什么也说不出来。还是风信先开了口:“我们派人找你你跑什么?!”风信一着急就下意识提高音量,这更让慕情觉得他们找自己的目的不可言说了。

他们分别时闹得不太愉快,慕情也没有底气与风信争辩,扭头直勾勾地盯着谢怜,开口道:“我说的还不清楚吗?太子殿下果真好修养,一面大度风范任我辞去,一面又惺惺作态派人来找我?怎么?回过味来觉得太便宜我了?”说到这又扫了一眼眼前二人,大义凛然道:“你们想做什么给个痛快吧。”
“………………………………”

“………………………我操???”

“你到底跟我说什么了???”

“慕情你是不是被伤到脑子了?”


评论(3)

热度(83)